当前位置:燕归空>其他类型>相亲不见面,我把豪门继承人拉黑了> 第185章 没有爱,她就要很多很多的利益
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185章 没有爱,她就要很多很多的利益(1 / 2)

从容是被霍霆琛用西装裹着送进了别墅,在卧室里,他又要了一次。

霍霆琛离开的时候,神情餍足,让她晚上记得去医院,他们要一起给奶奶看结婚证。

顺便秀一波恩爱。

从容累得连应他都不想应,听到楼下大门关上的声音,她挣扎着起床,去了浴室。

看着镜子里,满身的痕迹。

之前和霍霆琛做着这件事,她挺享受的,可是自从知道从安怀孕,他再来和她做的时候,她只觉得很恶心。

淅淅沥沥的水声从浴室里传出,这一个澡,从容洗了将近一个小时。

再出来的时候,她看到手机上有孙姨打来的未接来电。

从容理了理头发,赶紧回了过去。

“不好意思,孙姨,我马上就去公司。”

今天不是休息日,她这算是旷工的行为。

“不着急,”电话那头,孙姨语气和蔼,“霍老董事长情况怎么样?”

从容把霍奶奶的病情大致说了一下,暂时能稳住,但是长期不乐观。

“我马上就去公司,您的珠宝也需要还给您。”

从容强忍着身上的酸疼,进了衣帽间挑选衣服。

“嗯,那我们在公司详细谈。”孙姨挂了电话,她坐在沙发上,看着自己皮夹里一张老旧的照片。

年轻的她抱着一个两岁左右的小女孩。

这是她和自己女儿唯一的一张照片。

从容赶到公司,带着那套祖母绿珠宝进孙姨办公室的时候,孙姨已经坐在了办公桌前看着电脑屏幕,抬眼见是从容,招呼她过去。

“谢谢您。”从容把祖母绿项链和手链取了出来,放在孙姨的办公桌上,“您检查一下有没有损坏。”

毕竟是这么昂贵的珠宝,如果有点磕碰什么的,从容都要负责的。

孙姨摘下眼镜,锐利的目光扫过从容的脖子,她今天穿了一件高领打底。

室外阳光明媚,不是穿高领的温度。

“这套珠宝原本我是打算留给女儿出嫁的时候,当作她嫁妆的一部分,”孙姨抬手,抚摸过大颗大颗的祖母绿,“可惜,一直没有找到她。”

孙姨的那些往事,从容有听霍奶奶说过一些,只知道她一直在寻找自己的亲生女儿。

“说不定她也在拼命地寻找自己的母亲呢?”从容说道,她还挺羡慕孙姨的女儿,被自己的亲生母亲惦记着。

“但愿,”孙姨收起珠宝,看向从容,“只要是个妈妈,都是希望自己女儿能够过得好,遇到一个好男人。”

从容抿了抿唇,总觉得孙姨话里有话,以为是在问她昨天霍霆琛当众带着从安去晚宴的事情,“我和霍霆琛领证了。”

孙姨的手抖了一下,诧异地抬眼。

“您放心,工作上的事情我一定会尽全力,”从容说道,和从安不一样,从安无论做什么,霍霆琛都会宠着,可是她呢?她只能靠自己,争取在这段婚姻中争取最大的利益。

孙姨想说什么,可是到底没有说出口,成为霍太太是她之前对从容提出来的要求。

“如果遇到什么困难,就和我说。”孙姨交代。这个霍太太,不好当。

“谢谢您。”

从容由衷的感谢,离开办公室的时候,没有留意到身后,孙姨看她复杂的目光。

办公室的门合上,孙姨浑身像抽去了力气一样,重重地坐回了沙发上。如果从容是她的下属,她当然会把自己的利益放首位,从容成为霍霆琛的太太,成为霍氏的太太,这对她有着巨大的好处。可是……

孙姨拿出那个老旧的皮夹,看着里面的照片。

这是她的女儿,她又怎么舍得自己的女儿卷入霍氏的纷争?

何况,霍霆琛心里另有别人,霍老太太去世后,他们的婚姻关系恐怕就到头了。

下班后,从容去了花店,精心挑选了一束花,捧着去了医院。

她到的时候,病房里已经有人了,从容在套房的客厅里等了一会儿。

里面的门打开,霍郁华和孟敏从里面出来,和从容打了一个照面。从容垂下眼眸,霍郁华直接当作没看到她这个人,错身而过。孟敏隐晦的目光落在从容身上,随后跟着霍郁华离开了。

“从容来了,”黄嫂送他们到门口,看到从容,和霍奶奶说道。

里面传来了霍奶奶的招呼声,“容容,快进来,听霆琛说你们领证了?”

从容进了病房,霍奶奶靠在病床的床头,显得精神很好,看着从容的目光中都是慈爱。

“奶奶,和你说了你还不信呢?”霍霆琛也在,过来接过了从容手中的花,搂了她的腰,吻了一下她的脸。

很自然,像一个丈夫吻自己的新婚妻子。

“是的,奶奶,”从容温顺地由着他吻了自己,来到了霍奶奶的床边,拿出了自己放在包里的结婚证。

霍奶奶拿过结婚证翻来覆去地看,笑得眼角的鱼尾纹都深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